迟来的性福


时间:2020/7/8 10:09:16

1.公公的到来

「唉……」一位美丽性感的年轻人妻看着窗外黄昏的景色寂寞的嘆着气。

日落的太阳光折射照在她手指上的钻戒,闪的她身心难过。

人妻的名字叫春美,今年二十四岁,面容姣好,身材玲珑有緻,喜欢把自己打扮的漂亮迷人。

十八岁时在一间企业打工进而认识了她现在的丈夫,两人热恋了一年后随即结婚,结婚到现在五年来都沒有孩子,刚结婚的前两年,丈夫说我们还年轻他想专心于事业上,所以想要孩子的念头就作罢,结婚的前四年一週至少还会做爱个两次,但丈夫本身对于性事较淡薄,渐渐的他们的性事越不频繁,到现在……丈夫已经一个多月沒碰她了……

「是我哪里变丑了,沒魅力可以吸引老公了……」春美烦恼的喃喃自语。

开门声响起--

「美美,我回来了!」刚下班的丈夫拖着疲累的身躯走进客厅。

「啊!老公你回来了阿,你今天辛苦了!」春美快步的走到丈夫的身边,接 过公事包和西装外套转身放在沙发上。

「老公,先到餐桌坐,我马上把晚餐端出来。」春美说完就开始忙碌的服侍疲累的丈夫。

用餐间丈夫用着歉央的表情跟春美说。

「美美,爸爸打来说明天开始要来我们家叨扰借住一段时间。」

「爸爸怎么突然想过来跟我们住一段时间呢?」春美微皱着好看的眉很疑惑的问。

因为在三年前婆婆去世后,他们夫妻俩有去请公公搬过来跟他们一起住,但公公说他想留在有婆婆回忆的房子陪婆婆,所以就作罢了。

「听爸爸说他们公司有一个土地开发案在我们这边,所以就说要出差来我们家住,妳等会把一楼和室的客间整理一下,让爸睡那。」丈夫站起来将食用完毕的碗筷拿到流理台放。

「好,但老公…我…我怕我会跟爸爸处不好,怎么办…?」当年毕竟她很年轻的就嫁给了丈夫,公公那时也才刚四十初岁,对她的态度不冷不热的,所以春美一直以为公公不喜欢她。

但事实上公公不是不喜欢她,而是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迷上她了,只是碍于他妻子和面子上就沒显露出来,所以春美一直都不知道。

「想太多了,爸爸很好相处的。」丈夫拍拍她的肩安慰不要想太多后就去洗澡了。

就寝时,已经许久沒做爱的春美,耐不住性慾的穿起性感睡衣,想要勾引她丈夫和她翻云覆雨一番。

「老公~」春美嗲声的唤着背对着她的丈夫,一纤手抚着她丈夫的胸,白嫩嫩的玉腿跨在她丈夫的腿上钩着。

「嗯…美美不要鬧了,明天一早我还要去接爸爸过来,先让我睡吧,下次再补偿妳。」丈夫拍拍春美的腿,拉高被子继续睡。

而被拒绝的春美,难过的翻身拉起被子偷偷的啜泣着无眠……

天刚濛濛亮时春美才入睡,沒多久就被丈夫唤醒,丈夫准备一下后就出门去接公公了。

七点多时接到丈夫的电话,说在回家的路上了,让她在玄关等他们。

电铃一响,春美门一开,就看到丈夫和正值壮年帅气犹存的公公在门外。

「美美,家里的事就麻烦妳了,爸爸,有需要什么就跟美美说,我还赶着上班,其馀的等我下班回家再说!」丈夫接公公回到家后快速的交代一遍后就急忙的要赶去上班。

春美尴尬的对公公笑了一笑,便提起公公的行李袋。

「爸爸请往这边走。」美美提着颇重的行李袋,带引着公公往和室客间去。

一直沒回头的春美并沒发现,她的公公失神的直盯穿着迷尼短裙的翘屁股看,到春美走进和室他才回神跟进和室里。

2.一直盯着我看的公公…

「爸爸这间就是要给您住的房间,可以吗?有哪里需要改的?」春美边说边弯腰放下行李袋,而一弯腰,松松的领口就门户大开的供人观赏那两颗,半颗被奶罩束缚住的雪白大奶子,刚走进的公公看到的正好是这美丽的春光。

「好,很好,我很喜欢」公公继续盯着那大奶子不放,就不知道是说和室好还是大奶子的风景好了。

「那就好~爸爸你先休息一下,我就在客厅做家事,有事叫我就好。」

春美转身走出和室,而那转身又把裙底风光的一角展露给人看去了。

到客厅的春美开始一日的打扫。

春美把地板用吸尘器吸过后,拿了要打蜡的用具开始在地上上一层蜡,过后拿着布跪在地上细细的擦地板。

整理好行李走到客厅要看报纸的公公,一走到客厅看到的就是他的媳妇趴跪在地板上,翘着短裙遮不住露出大半黑色性感蕾丝内裤的屁股,拿着抹布在擦地板。

大开的领口也若隐若现的露出半颗大奶,随着擦地板移动的动作,两颗大奶也互相挤压着磨蹭着,看的公公口干舌燥的,想要冲上去揉住那两颗淫荡的大奶好好疼爱一下。

摊开报纸假意在看报纸的公公,眼睛直盯着他的媳妇诱人的身体看移也不移。

「啊!爸爸我马上去倒茶给您,您先坐着歇会。」听到翻报纸的声音转过头的春美,看到是公公马上站起身去厨房倒茶给给公公。

「爸爸请喝。」春美弯下身放杯子时,又把她的大奶露出来并蹭了一下奶子给公公看到。(春美是真的不知道也无意的。)

『TMD这欠肏的骚媳妇,根本就是在勾引我!』公公强忍着想将媳妇压倒在地上狠狠幹一砲的冲动。

公公继续假意的看报纸喝茶,眼睛却是盯着媳妇看在视姦她。

可能因为视缐太火热,春美都会很疑惑的转头看了公公一下,看到公公认真的在看报纸,又纳闷的转过头继续做她的事。

在那之后,春美总是觉得公公好像一直盯着他看,那视缐让她的感到身体火热,又很奇怪。

不过那些都不妨碍到她和公公的相处,春美意外的发现她跟公公处的很愉快,什么话题都谈,几日来愉快的相处、让她俨然和公公成了忘年之交,无话不说的好朋友,连她的奶子有四十F罩杯那么大公公也知道了,而她的丈夫也很高兴他们能相处融洽。

*** *** *** *** ***

「小美,工地那边规划的差不多了,爸爸明天就要去上班了!」公公又做着借看报纸之名,行以视姦之实的看着他的媳妇,那宽大的领口露出被奶罩束缚着的大奶子。

「嗯,爸爸我知道了,那我明天会多准备您的便当,不过好可惜喔,这样就沒人在家陪我解闷了!」春美弯腰擦着桌子可惜的说。

「才刚开始,所以不会很晚回来。」公公有点安慰意味的说。

之后两人就又聊起感兴趣的话题了。

*** *** *** *** ***

这日--

公公开始去工地的沒几天,家里电话响了。

「来了来了!」在阳台晾衣服的春美听到电话声,快快的小跑向电话去。

「您好,这里是潘家?」

「美美!」丈夫急忙的声音有点吓到春美。

「老公!?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?」春美很紧张的问。

「爸爸在工地出事了!妳赶快赶去森芳医院一趟,我跟经理请个假马上就赶过去!」丈夫说完就马上挂掉电话,春美也很慌张的马上出门去医院。

原来事情的发生是,前天摆放鹰架的工人沒将鹰架堆叠好,所以导致鹰架不是很稳的被摆放着,又经过晚上的雨淋就慢慢的在下滑,而隔天那时公公在监工,刚好站在鹰架旁,所以鹰架就往公公那方向倒塌,还好公公反应快,有躲过鹰架,沒受很大的伤,不过小腿肚也被地上的碎石割了一个口子。夫妻俩细细的着医生的嘱咐,连忙谢谢医生后,就扶着公公回家去了。

3.被公公强暴了

因为公公在工地受了伤,只能先告病在家休息,而因为公公受伤行动不便,所以很多事都要春美帮忙,例如现在的擦身……

公公的伤现在不太能碰水,所以只能用湿毛巾擦,公公穿着三角裤坐着小矮凳在浴室等春美来帮忙擦身,而春美怕衣服湿掉,就去换了件衣服,紧身圆领的小可爱显出他玲珑有緻的身材,也让双乳变的看似更大,快唿之欲出了,下半身则是短到不行微微勒出小蜜壶型状的清凉小热裤。

等春美的公公看到春美穿这样,他的鸡巴马上充血勃起!

春美关上浴室的门,拿起架上的毛巾泡进温水。

「爸爸我们先从背开始擦好了。」春美拧干毛巾走到公公的身后,跪下开始擦拭着公公的身体,在擦的之间,春美的豪乳隔着衣服一直蹭着公公的身体,时而挤压时而磨蹭,如此刺激的无意识挑逗,让公公强忍到几乎快咬碎一口牙了,当下也让公公决定了一件事。

当春美擦到前面时,公公勐然的伸出双手,一手强制紧扣着春美的背,一手揉上他想凌虐想很久的豪乳。

「公公!你在做什么!」春美被公公突然的侵犯给吓到了,扭着身体想脱离公公的触摸。

「爸爸的好小美,好媳妇,爸爸想幹妳想很久了,谁叫妳都穿着勾引我的衣服在我面前搔首弄姿呢,本来是想放过妳的,不过看妳今天的打扮……根本就是在对我说,爸爸快来幹你淫荡的媳妇阿!」公公紧扣着春美的身体手揉着她的奶子,说着让春美害怕的话。

「爸爸不要!不可以!」春美更急的想快脱离魔掌,拼命的扭着身体。

挣扎之间不小心去蹭到公公硬到不行的鸡巴,让公公不禁倒吸一口气。

「好小美阿~留点力等等再扭,等一下爸爸就会让妳爽的扭到沒力!」

公公揉奶的手扯下一边奶的小可爱露出奶罩,脸急迫的贴上奶子去大口深唿吸的吸取奶香,并用嘴吸舔着,春美的挣扎让公公的脸能在春美的奶子上磨来磨去的

「嗯…爸爸我求你不要这样!放开我!」奶子是春美致命的敏感点之一,在公公舔上她的半奶时,就让她敏感的鸡皮疙瘩瞬间袭上。

在公公要脱掉她的小可爱时,让她抓掉能逃跑的机会。

春美马上用力推开公公,急转身的往门口冲去,在转开门的那一剎那,被反应过来的公公扯住小热裤,小热裤就这样顺势的连内裤也被扯下来到大腿,春美也因为这样摔倒在地,爬不太起来。

公公走过来,举高春美的双手,拿着刚刚为他擦身体的毛巾往春美的两手腕绑去。

「呜…不要…」春美害怕的开始哭了起来,喊着不要。

「我的好小美,这样妳就跑不掉了,嘿嘿…」公公淫笑着,人跨坐在春美身上,手粗暴的撕起春美身上的小可爱,很快的小可爱就变成破布的挂在春美身上,然后手转移阵地的往下伸去扯下束缚住大奶子的奶罩,崩出来的巨乳正好卡在奶罩上。

「爸爸原本打算慢慢的温柔幹妳,不过看妳现在这样子让爸爸好想快点幹妳,粗暴的幹妳!」春美现在的样子引起了她公公想征服女人的男人慾望。

公公一手又揉上奶子,另一手撑起春美让她坐在他的腿上,公公低下头含住一边的乳头吸着,又轻轻的咬了一下,一手沒停的揉捏着奶,另一手在后背磨着爱抚着。

「嗯…啊…」久沒被男人碰过的身体,又一直被玩弄着敏感点,春美很快就有感觉的低吟出声。

「哈,我就知道,我这媳妇的身体一定很寂寞很饥渴男人幹,因为我那傻儿子从不好这档子事,连打枪也沒过几次,怎可能满足的了媳妇呢!你们很久沒幹过了吧!」

「啊!嗯…」春美突然小高声的吟叫了一声,是因为公公的嘴吸舔到脖子了,而脖子好死不死也是春美的敏感带之一。

叫出声的春美,又开始挣扎了起来,公公马上往她的屁股”啪啪”两声打了下去。

被耻辱的打了屁股的春美哭得更凶。

「爸爸…求求你放了我……我们不能…这样做…」春美抽噎的说。

「小美阿,快说,妳和阿介多久沒幹了?」对于春美的哀求劝词公公一率都当作沒听到。

「爸爸…放过我吧…不可以的…」春美一直哀求,沒听到春美回答的公公,不高兴的又往她的屁股「啪啪」的打了下去,并有点大力的咬了乳头一下。

「呀啊!!」乳头上突然的刺痛让春美尖叫的叫了出来。

「快说!说不定妳说了,我就会考虑放了妳」公公抛出诱饵等她的回答。

「两……啊…两个多月…了…」能被放过的机会让春美乖乖的回答,回答中被舔玩着的乳头,也让她又吟叫出声。

「真的吗!爸爸看看!那么久沒被幹穴一定很紧!」

听到春美两个多月来都沒被幹过,让公公性奋的放躺春美,往蜜穴看去

「爸爸不要!你不是说会放了我!」春美惊慌的扭着。

「是吗?我只有说考虑喔~好了让我看看骚穴吧!」嫌裤子内裤碍事的公公将裤子捲扯到春美的小腿固定着。

正要握住春美的小腿时,又再一次的让春美跑掉了。

刚刚跌倒后的脚痛让春美跑不快,跑到客厅时就被公公追上了。

公公将春美推倒在沙发上,被绑住的双手让春美沒有办法赶快撑起身体时就又被公公给压住了。

「小美好会跑阿,看来只能用爸爸的大鸡巴教训妳,把妳幹到腿软,看妳还能怎么跑。」

公公将春美的腿抬起压制住脚,弄成M字形,肥美的小淫穴就这样显出来在公公的眼前。

「呜…爸爸放过我吧…呜嗯…」知道再也跑不掉的春美,不再挣扎了,用哀求的希望公公能听进去放过她。

「好好吃的样子!」公公性奋的脸贴近蜜穴,伸出舌头,开始舔弄起春美的骚穴,一手轻抚的按上春美的阴蒂揉着,嘴也贴上阴唇吸允了起来。

「啊…嗯…不要…啊啊~」被舔着小穴的春美渐渐的被舒服的快感弄的吟叫着,但也不忘说着不要。

「小美流出来好多淫水餵爸爸,真孝顺,为了不辜负小美的一片孝心爸爸会努力的把它喝光光!」

「渍渍」的水声从小穴传了出来,那是公公舔拭吸允着渐渐大量流出来淫水声。

「啊啊~不行…嗯…不…要…」久沒经歷的快感快将春美的理智给压溃了,嘴里也发出无法自拔的叫床声。

「越流越多了,我看先用手指堵住看看!」公公伸出中指用淫水沾湿,慢慢的探进淫穴中。

「啊…不要…」感觉到有异物的入侵,让春美不安的扭着。

「幹,果然很紧!真的是很久沒被幹穴了!不过这骚穴还真的很饥渴,才一根手指而已就紧吸着不放,淫水也越流越多了,再多加一根来堵。」

公公将中指抽出一点点,再用淫水也沾湿无名指,中指和无名指一起差进淫穴慢慢抽插,指尖也在穴内的肉壁轻刮着,抽动的速度渐快,不知不觉中,淫穴内已经塞进了三根手指抽插着,公公将身体上移手又揉回奶子,嘴也吸了上去。

上下的夹攻的爽感让春美最后的理智给击溃了。

「啊啊~啊…嗯~」突然春美急促的高声吟叫,淫穴吸了更紧,让公公知道他找到G点了,公公手指更快速的攻击凸起的那点。

「啊~啊啊…不…嗯啊~要…哦~」春美的叫床声也越大声,很急促的叫着,淫水大量的溅出,沾湿了沙发。

「嗯~啊啊…呃…啊~~」高声的叫床声表示春美已达到高潮,随着高潮,淫穴也喷出了大量的淫水,沙发彻底的湿掉了。

「很爽了吧,居然被爸爸指交到高潮,好了,小美爽过了,要换妳让爸爸爽了。」公公拉起瘫在沙发上无力还在高潮馀韵的春美,捏着她的下巴,让她开口,涨的硬到的不行的黑紫大鸡巴就被公公很粗鲁的塞进嘴里。

「唔!嗯…呜…」意识到公公把粗大的鸡巴塞进她的嘴在口交,吓的又开始挣扎,用舌头拼命的想把侵入的鸡巴给推出嘴去。

「小美真淫荡,原来那么想要爸爸的鸡巴,饥渴到用舌头在抠爸爸的马眼。」被春美溼热的舌头抠着马眼的刺激让公公激动的双手捧住她的头,狠狠的在她嘴里操幹了起来。

春美下意识想吞嚥口水,不小心的吸了一下鸡巴,想嚥却嚥了多次也嚥不下的不自觉的吸起鸡巴来。

「幹!太爽了!差点把老子给吸出来了,乖小美,爸爸让妳换个小嘴再来让妳吸出来。」被差点吸到射精的公公抽出鸡巴,把春美推躺在沙发上,自己随即也一只脚半跪在沙发上,拉开架起春美修长白嫩的两只玉腿靠在腰上,一手扣紧春美的腰怕她再跑掉,一手握住粗硬的大鸡巴,缓缓的将龟头贴近阴唇,准备前置,用龟头在阴唇磨上磨下,龟头沾满了淫水。

「爸爸…呜呜…求你不要好不好…呜…我们不可以…这样做…我是你媳妇啊!呜呜…」绝望的春美,哭喊出她和公公之间的关系,乞求能唤醒公公。

精虫充满整个脑袋的公公怎么可能听的到;想在春美淫穴里奔驰淫慾的公公,不待春美反应过来,快狠的将大鸡巴幹进穴里抽插了起来。

「不要啊!!呜呜…呜…」阻止不了的春美哭得更凶,整个脸都是泪水。

「幹!好紧,紧到根本就是处女的穴嘛~好小美~妳的骚穴让爸爸爽翻了。」紧到不行又湿热的肉壁,紧包住公公的鸡巴咬着不放,让公公性奋到用力的肏幹起来。

「呜呜…啊呜…啊…嗯…」原本还在哭泣的春美被公公九浅一深的肏幹法,春美被幹到淫叫了起来。

公公压下身双手揉上奶子,一手还捏起乳头抠着,嘴欺上她的唇接吻了起来,公公的舌头侵入她的嘴,用舌头强迫她的舌头跟他一起交缠,吻到春美快沒气才放开她继续往下吻,公公恶意的啃吻起春美的脖子,就是故意要留下吻痕被她丈夫看到。

单单玩沒几下春美很快就第二次高潮了,淫穴一度的咬紧吸着,让公公差点连脑髓也被吸了出来。

公公将他的大鸡巴抽出来,淫水随即争先恐后的流出来,公公坐在沙发上再把还再高潮后无力的春美抱起跨坐在公公身上,双手抬起玉臀,让挺的直直的大鸡巴对准被操幹过合不起来的骚穴,放松手淫穴直直向下将粗硬的大鸡巴吃进穴内紧紧咬着。

「啊啊~呜…不要…爸爸…啊…呜呜…不要…饶…了我…嗯…啊啊…」这姿势让粗长的大鸡巴很容易的顶到了子宫口。

「啊!呜…不要…不要…啊嗯…不…放…我…呜…」春美突然尖叫了一声,原来是,本来就顶着子宫口的大鸡巴,坏坏的向上一顶,硬是将半个龟头挤进子宫里,让春美痛的尖叫了一声。

「小骚货,爸爸都知道妳是那么饥渴,竟然饥渴到要爸爸不要饶了妳,放心~爸爸一定会照小美的意思做的~」

公公扶着春美的腰开始奋力的向上顶,每下都顶进子宫里去,公公低头吸住春美的大奶子,却被下边卡着奶子的奶罩给阻碍着,公公一手伸到她身后将奶罩的扣子解开,奶罩向下松脱刚好被成破布的小可爱给卡住,得到解脱的大奶子淫荡的跟着被幹的动作上下激烈的摇着,公公努力的在春美的雪白大奶子上吸上吻痕,很快的脖子和奶子全都是艷红青紫的吻痕,每下都被深深顶进子宫的春美很快的又到了第三次高潮。

上一篇:爸爸和弟第一起奸淫我 下一篇:可是,妈!